首页 > 体育 > 电竞 > RGE.Malrang:只要不是GEN我们不逊于其他队伍

RGE.Malrang:只要不是GEN我们不逊于其他队伍

发布在电竞 2022-10-07 00:04:58    作者:宝贝永远在你身后

第一篮球网10月6日讯 在小组赛开始之前RGE打野选手Malrang接受了外媒的视频采访,内容如下:

Q:你夺得了LEC夏季赛冠军,你尽情享受了夺冠的喜悦吗?

Malrang:Odoamne个出道6年还是7年后,第一次夺得冠军,夺冠时想起这件事,我觉得更开心了。

Q:听你们的赛事语音,每一小局中间,Odoamne选手都好像在演讲。

Malrang:我们队如果很兴奋的话,就会失误,我很同意这一点,他说了很多,大部分就是“不要太兴奋,集中于接下来要做的事情”。

Q:夺冠后,Odoamne选手非常激动。你在什么方面感受到他对冠军的渴望呢?

Malrang:他会费心于队友们,帮助队友们,本来并不是这样的,从四强开始就这样了。

Q:Malrang选手应该也很开心吧,这是你第一次在夺得四大赛区联赛的冠军。

Malrang:我觉得很幸福,因为这是我亲手夺得的冠军。有很多人都看低LEC,我会在全球总决赛展现我们的实力的。大家都无视LEC和LCS,我没有在LPL活动过,但我在LCK上位圈队伍中效力过,我认为差距并没有那么大。

Q:你为什么没有自己捧起冠军奖杯呢?

Malrang:我本来想举起来的,但是一个人举杯真的太重了,然后上单和辅助就冲过来跟我一起举了,其实我啥都没说,但他们就冲过来了。

Q:你说过“没想到RGE能夺冠”,其实很多人在预测RGE和G2的决赛时,都预测G2会夺冠。Odoamne选手曾经说过,在决赛之前,队伍配合层面曾有过一些不和谐,到达马尔默之后,队伍成为一体了,氛围变得特别好。Malrang选手个人认为RGE在半决赛、决赛的竞技水平提升的原因是什么呢?你个人也感受到了Odoamne选手所说的氛围变好了吗?

Malrang:我感觉我们的实力提升了15%,我也不知道原因,可能是因为观众很多,所以比赛变得更有趣了。在瑞典打的训练赛成绩更好,也让我们提升了自信。虽然外部传我们的训练赛成绩不好,只是因为我们把想尝试的英雄和阵容都试了试,胜率才不高的。选出训练赛练过的阵容,自信心也上升了。

Q:自然而然要说一下全球总决赛,随着RGE夺得LEC夏季赛冠军,你们成为了LEC一号种子,然后你们被分到了C组。你怎么看这个小组呢?

Malrang: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打全球总决赛,所以我不是很在意分组。我非常想和LCK、LPL队伍交手,想(借此)看看我们队的实力,也想证明我们并不弱。

Q:你认为面对LCK、LPL的队伍,RGE能打出什么样的表现呢?LEC粉丝们非常好奇这个问题。

Malrang:只要不是GEN,我们不逊于其他队伍。

Q:只要不是GEN,RGE都有的打?“有的打”的意思是指能够战胜这些队伍吗?

Malrang:只要我们状态好,能和他们五五开。

Q:那Malrang选手认为RGE有多大的机会晋级八强呢?

Malrang:我认为我们完全能晋级八强,版本分析很重要、比赛当天的状态也很重要,我认为和队友们的沟通最重要。

Q:你和队友的沟通还顺利吗?LEC粉丝们也很好奇你的英语实力。

Malrang:如果有很难的单词,我会再去问队友们,他们会用简单的词来给我解释,然后我就能理解了。我觉得沟通还挺顺利的。

Q:你在LEC夺冠后的采访说“我很喜欢我的打法风格”,你能解释一下这一点吗?

Malrang:我觉得我打得很有趣,粉丝们看起来也很有趣。我认为自己的打法风格在当前版本还不错,如果版本发生了变化,那就要改变打法风格。现在我对自己的打法风格很满意。

Q:你的风格有点像是“极端绝食”的打法,大家可能会觉得有点神奇,你知道这一点吗?

Malrang:我觉得只是大家有了我是绝食打法的固定观念,我个人认为对方有些勉强地在清更多的野怪,我是做完该做的事情,然后也把野怪给打了的风格。我感觉大家对我有偏见了。

Q:我记得Malrang选手最开始去LEC时接受了我的采访,当时你说LEC可以更加自由地进行多种多样的尝试,你认为这一点令你很满意。现在你还同意这一点吗?你怎么看LEC整体的创意性和自由的氛围呢?

Malrang:我自己的游戏风格就很自由奔放,即使监督进行复盘,我也会觉得“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啊……”,我觉得这里和韩国很不同。在韩国,更多的就是(监督教练组说)“你要这样做,这是对的”,这里更为互相尊重。你要理解了其他人的观点才可以,监督会等你理解了,自己觉悟了这非常重要。监督会给你一点时间,但如果你越线了,他会再跟你说这不太对。但他会先给你时间等你(理解)。

Q:你刚刚说到你很期待面对LCK和LPL,RGE能打出什么样的表现。你想在全球总决赛和哪支队伍交手呢?

Malrang:DK,我想和Canyon交手。我是他的替补,如果战胜他那就更棒了吧。

Q:最近你跟Canyon选手联系了吗?

Malrang:没有跟Canyon选手联系,但是跟ShowMaker、Kellin还有教练们联系了。

Q:你跟Kellin选手是JAG(飞机队)的前队友啊。

Malrang:是的,我们在JAG共事过。

Q:两位前JAG的选手晋级了本次全球总决赛诶。

Malrang:还有T1的Moment教练,日本DFM战队的Yaharong,我们约好在美国一起吃饭,不知道最后能不能成行。

Q:对Malrang选手来说,JAG时期留下了什么回忆呢?

Malrang:我在JAG时期学到了很多东西,感受到了“这样做应该不行”。比起游戏内容,我学到了更多的对人关系。如果人心态崩了,那游戏也会不顺利。

Q:如果跟JAG前队友们再会,会聊些什么呢?

Malrang:应该会说“你过得如何呢?”“我们还活着呢”,(是指“我们还在打职业呢”?)是的,不知道具体会说些什么,但是喝酒时应该都会说吧。

Q:你跟ShowMaker选手很亲近,如果交手的话应该很有趣吧。

Malrang:因为我们是前队友,我在替补席看他们打比赛,就觉得他们打得很好,以对手身份交手应该很有趣。

Q:ShowMaker选手说他自己很照顾你,这是事实吗?

Malrang:大家都很照顾我,ShowMaker选手跟我是同龄的朋友,所以更亲近。我这辈子没收到过这么珍贵的生日礼物。(是什么呢?可以告诉我们吗?)因为我在宿舍生活,所以没有什么需要的东西,ShowMaker好像苦恼了之后才送我那个礼物的,他直接给了我25万韩币的现金。ShowMaker生日时,我也一直在想要送他什么礼物呢?我在网上搜了一两个小时,感觉没有什么可以送的。我这样跟ShowMaker说了,他就说“如果你赢下比赛晋级全球总决赛,那就是给我的礼物”。他确实很照顾我。

Q:你认为RGE在本次全球总决赛能走到哪里呢?

Malrang:如果我们表现出色,那我们有机会拿到第三名。(4强?)是的,四强。我想在世界赛检测我们到底能打成什么样。

本站声明:以上部分图文来自网络,如涉及侵权请联系删除。

推荐阅读